就业危情在悄悄逼近

就业危情在悄悄逼近
毕业生毕业后,就业有多难?(看中国配图)

在中国官方所有统计数据中,就业数据应该是最“水”的数据,因为关于就业的统计系统、方法和执行过程,都经不起质疑和推敲。一位失业的大学生到居委会申请登记失业,有关负责人拒绝的理由是“你不够条件”,但是,真正的失业条件是什幺呢?恐怕很多人都说不清楚。我仔细阅读了日前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和国家发改委关于当前经济形势的通报,发现官方对外宣传的统一口径是“就业形势总体稳定”。这显然是一种误判。这一判定,要幺是有关劳动管理部门对高层汇报就业情况时“不负责任”,导致决策层的误判;要幺是中央为了稳定局势和民心,而采取惯有的“内紧外松”策略,安抚民心。其实,在目前高度发达的信息时代及日益全球化的大背景下,民众对任何领域的事情,都会有深刻而准确的观察思考和判定,决策管理层更需的是一种开明的态度和求实的言行。对于中国目前及今后一个时期就业形势的研究分析和有效应对,更需要这样的态度。 

笔者持续观察研究中国就业形势15年,最近越来越深切地感受到:改革开放以来最为严峻的就业危情局势正在悄悄降临,如果不尽快采取有效策略应对,就业形势的恶化很可能激发诸多社会矛盾。但是,国家发改委在官方网站发布的《当前我国的总体形势》却认为:“目前就业形势总体稳定。上半年城镇新增就业725万人,同比多增31万人;全国城镇登记失业率4.1%,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基本维持在5%左右。重点群体就业稳步推进,截至7月1日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率73.3%,同比下降2个百分点;失业人员再就业298万人,就业困难人员就业94万人,分别完成全年目标的60%和78%。”这样“麻木不仁”的表述和很水的数字,似乎离现实情形相距甚远。如果真的就业问题恶化了,任何安抚的言辞只能是“自欺欺人”。

就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总体态势而言,近年来形成的巨大的就业泡沫可能会被持续低迷的经济形势和实质性的改革举措刺破。有4大危情因素将加剧就业矛盾:

一是长期扭曲的经济结构导致结业结构极不合理,既然要调整和优化经济结构,就必然迫使一些就业岗位的消失;

二是大规模的产能过剩和国有企业的雍冲,承载了大量无效就业,当经济持续疲软,必然迫使很多人员失业;

三是大规模的公务员扩招及党政及事业单位临时用工的浮肿,使各级财政人头费成为成为最大的财政负担,在财税形式趋紧、人浮于事的背景下,很多混机关的人员,将被挤兑到社会;

四是连年叠加、日趋严峻的大学生就业矛盾将日趋尖锐。进入政府相关部门、外企和国企是现阶段大学生最青睐的三类工作单位,如果没有进入这三类工作单位,大学生的就业等于悬在半空。事实上,近些年来大学生的就业矛盾一直在叠加,很多大学生所谓的就业也是极不稳定的、反复折腾的半失业状态。

很显然,在就业结构极度扭曲的情况下,如何有效解决深化改革与解决就业的矛盾,已经成为对新一届政府执政能力的最严峻的考验之一。正是在上述背景下,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1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推进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服务事宜。毫无疑义,这一举措是新一届政府,参照学习西方国家成熟的做法,政府购买就业岗位,缓解可能日趋危机的就业矛盾。

但是,这一政府买就业岗位的方式,需要认真研究论证和出台配套政策。更重要的是需要有“有效的实现方式”,并不是国外经验,拿来就能用。而且面对日趋严峻的就业形势,单靠这一个策略显然是不够的。

上一篇:
下一篇: